# 分享:《博尔赫斯:最后的访谈》

「我们喜欢您写的故事,但您想透过它表达什么?」我的回答是:「我想表达的就是故事本身,没有别的深意。如果我能用更平淡的语言讲这个故事,那它就是另一番面貌了。」故事本身应该是存在即合理的,人们却不肯接受这个简单的道理。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