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hock部分录音

目前网络上有着生化奇兵2和3部的全录音,对于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的《Bioshock》却鲜有全录音公布,自己找到最全的才有70个。所以赶在《Bioshock》重制版发售之前,特整理出此部分录音。本文共收录109篇录音,距离全录音还差13个,可能会在之后的重制版重玩时继续寻找,如有热心人士提供那就再好不过了。

录音正文

注:以下录音均为个人手打,可能会有顺序和字面上的错误,如有发现请留言。


 

丹尼尔·麦克林托克-新年的孤单夏娃:

又是一个新年,又是一个孤单的夜晚,我跑了出来,而你还在和赫菲斯托斯黏在一起,还有你的工作,想像一下我的惊喜…我想我需要再喝一杯…干杯,为了丹妮尔·麦克林托克,这个销魂城里最傻的女人,傻到爱上了安德鲁·雷恩傻到……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哦,上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史蒂夫·巴克-洗澡间墙上的洞:

嘿,布兰达——你是否介意告诉我为什么你让一个像普利茅斯岩那么大的窟窿在厕所墙上待了3周之久??现在,我不敢说我是莎士比亚,但是我打算建立一个伟大的剧院,我和居住在海神港的富人聊了很久,希望这个剧院的建立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些小小的娱乐,但是他们唯一记住的事情就是你那个散发着恶臭的的大窟窿!快去修好它!!

史丹曼-亚当物质的变化:

雷恩和亚当,亚当和雷恩…所有这些年的研究,以及所有那些我以前所崇尚的外科真理都好像不再是真的了,我甚至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存在过?我是否应该扔掉手里的解剖刀和所谓的道德?是的,我们可以在这里切掉一个疖子,在那里刮掉一个鼻子…但是…但是我们真的能够改变什么事情吗?不!!但是亚当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天地和理由,而雷恩将我们从传统道德理念的束缚中解脱了出来,改变你的外貌,改变你的性别,改变你的种族,这只是属于你的改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的。

丹尼尔·麦克林托克-今天出院:

今天史丹曼医生告诉我可以出院了。自从我在新年的时候被袭击以来,雷恩一直没有来看望过我,一次都没有…但是史丹曼医生对我很体贴,他告诉我等纱布取下来之后,他会为我做一些整容手术,让我变得比以往任何一个女人都漂亮!他可真好…并且对我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史丹曼-更高的标准:

亚当物质为我们的专业领域带来了新的问题,当你的工具变得更加先进后,你的标准也相应提高了。曾经有一个时期,我得意于能够切除一两个肿瘤,或者将一个如同马戏团里小丑那样的怪人变为一个可以见光的正常家伙,但是有了亚当…所有以往新鲜的经验变为狗屎一堆,还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去把人类变得更完美吗?塑造,塑造,塑造!直到满意为止!

安德鲁·雷恩-寄生虫的期待:

在地面上,食客希望医生能够医治他们由于农民的过分慷慨所带来的疾病,他们离堕落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这些人在街上游荡者,寻找并抢夺任何可以满足他们畸形欲望的维他命。

安德鲁·雷恩-汪达尔风格:

一些市民已经发现了方法去…破解贩卖机,这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本没有必要去提醒销魂城的全体每一个市民,我们的社会是建立在自由企业的基础之上,那些寄生虫终将受到惩罚。

麦克唐纳-冻结管道:

史丹曼,我知道医疗中心是你的地盘,但是你也许需啊哟考虑下这个:海水比巫婆的血液还要冰冷,你不加热水管,水管就会冻住,水管一旦冻住,他就会裂开,那么销魂城就会完蛋。现在,我发现你是一个时髦的怪老头,并且很直率~我不会对你去小便或钓鱼之类的事情议论什么,但是如果一旦销魂城开始漏水,那么我会立刻告诉雷恩,他一定会好好的“谢谢”你。

史丹曼-外科毕加索:

当毕加索厌倦了再去绘画人物的时候,他开始用一些抽象,几何的形状去描述他们。因此人们称其为天才!我花了毕生的精力去用我的外科技术解决一个又一个同样的问题:翻鼻、整唇、丰胸。为什么我不能够用手术刀完成一些更加美妙的事情?就像西班牙人用他们的刷子一样。

素重-巨变实验:

临床试验,44号试剂,素重博士/方汀未来学研究公司。

对象是白人男性,罗兰德·沃雷斯。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沃雷思先生?

“是的,先生,素重先生”

非常好。

好的,我现在开始介绍44号试剂…我们为44号试剂的代号取名为“巨变”,因为它倾向于…护士,把他摁住…护士!护士!!!

史丹曼-想象的极限:

我很漂亮,是的,看看,我怎么才能够让身材更加有型呢?有了亚当和解剖刀,我已经完全变样了!但是难道所有的地方都已经很完美了吗?还是现在我的技术登峰造极,想象力不够了?

泰恩巴姆-无用的经验:

在德国集中营里,他们让我参与利用囚犯所做的遗传基因实验工作。他们叫我“Das Wunderkind”,也就是奇迹之子。德国人,他们能说的东西总是蓝眼睛,额骨的外形之类的话,而我唯一在意的事情则是,为什么人一身下来,有的虚弱,而有的强壮,有的聪明,有的则很傻?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而那些德国医生就不能想点有用的事情吗!

素重-心灵遥感测试:

临床试验,23号试剂,素重博士/方汀未来学研究公司。

研究内容是隔空取物的质体能力。将一件物体举起一段距离现在看起来已经没问题了,将物体移动一段距离也没有问题,不可以将飞速的子弹停止但是可以抓取并投掷较快速度的物体,问题不在质体,在于使用者的反应时间…素重对如何利用这个质体有了新的点子。

 

史丹曼-对称:

今天我和女神共进午餐了。

“史丹曼”,她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将你从平凡的生活的暴虐中解救出来,我将为你展示一种全新的美丽。”

我问她,“女神,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说:“对称,亲爱的史丹曼,现在是时候让我们来做一些对称的事情了…”

史丹曼-不是他想要的:

史丹曼:缝合线…好了。

护士:病人的鼻子看起来有些恐怖,史丹曼医生?…医生?

史丹曼:你知道的,现在再来看看…我怎么以前没发现她的脸这么松弛呢?…给我手术刀。

护士:什么?

史丹曼:给我手术刀!!!

护士:可是,医生,病人并没有预约脸部手术…

史丹曼:让我们来看看这里。

护士:医生,请不要再割了…医生,请不要再割了!!!快替我叫主治医师!!快替我叫主治医师!!现在!!

史丹曼-徘徊的阿芙罗迪特:

阿芙罗迪特在大厅中悠闲的漫步着,她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就像一把手术刀一样…

“史丹曼”她叫我,“我给你带来了你一直想要的东西,快闭上你的眼睛!”当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将我切成了无数美丽的碎片。

史丹曼-采集者的弱点:

那些小女孩不仅仅是制造亚当物质的活体工厂,也是这里不可或缺的存在,她们利用死去的细胞去重新活化肉体,她们与那些蜗牛的关系是共生的,如果你利用了那些蜗牛,宿主就会死翘翘。“因此你应该明白这不是一种杀戮”,泰恩巴姆说道:“这更像维生机器的插管从垂危病人身上给拔出来。”


萨利文-潜水球钥匙:

在接到新的通知之前,我们把所有的潜水球都锁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雷恩让我们把某种基因装置安装在潜水球里,这样就只有雷恩和他的嫡系可以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它们,但是其中一个小子告诉我,启动钥匙是非常不可靠的,姐妹,兄弟,任何属于该家族的人都可以通过基因序列启动它们。

萨利文-审问提米:

萨利文:雷恩先生让我把这件事情清楚的告诉你,如果你交出方汀,和他那群肮脏的走狗,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滚回激斗麦克唐纳酒馆,但是如果你想像骡子那样倔的话,我们就用对待骡子的方式好好招呼你…给他尝点厉害的,帕特里克(指电击)…

萨利文:哦,瞧瞧看吧,改变心意了么提米,提米?你准备说点什么了么?

提米:继续啊,萨利文…继续你肮脏的勾当啊无论雷恩认为他可以做什么,方汀都可以2倍于他。

安德鲁·雷恩-方汀必须消失:

必须对方汀做些什么了,当我在努力建设,并且筹划未来的时候,他却将市场逐步想着基因和核苷序列的方向转变,伟大的链条慢慢远离了我的视线,也许是时候给他点苦头吃了。

泰恩巴姆-找到海蜗牛:

我今天看到了一个走私贩在码头玩接球游戏,这让我非常震惊!因为他的手已经在战争中废掉了,有一天他在卸货的时候被海蜗牛咬到了,结果第二天他醒来发现这么多年来他的手第一次能动了!我问他还有没有海蜗牛,幸运的是他有!他做了…

萨利文-救出提米:

现在生米都要煮成熟饭了,我们在午夜的时候带走了提米,好吧,不管是雷恩干掉了方汀,还是方汀干掉了雷恩,我们都会在方汀渔业公司那里“好好”采访一下提米…如果你对这项娱乐活动有兴趣的话,密码是5380

安德鲁·雷恩-小心方汀:

这个叫方汀的家伙需要注意一下。曾经,他只是一个应该被送上绞架的刑犯,但他总是会找那些证据的空子,他是那种最危险的无赖…就像你看到的那样。

萨利文-得到我的钱包:

绞刑??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听着,我在这里并不能制○法律,我只是一个执行者,但我来销魂城不是为了给走私贩的脖子挂上细细的绳子,如果雷恩和他的手下有他们的法律,那么他们就是我的钱包。

泰恩巴姆-发现亚当物质:

这种海蜗牛融合了所有我在战争想过的疯狂点子,它不仅能够治愈受损的细胞,它…还能够增强增强甚至改变他们!黑人可以变成白人,矮的可以变成高的,羸弱可以变为强壮!但是海蜗牛太有限了…我需要很多的钱,还有…另外一样东西…

麦克唐纳-遗失的伊甸园:

希望事情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看来连我们的水源系统都出现了泄露。是的没错。阿卡狄亚的灌溉系统是来源于海水的。在我们建造这个地方的时候,我问过雷恩先生,是想把它建成一个浴盆呢,还是一个下水道?“不,麦克唐纳”他说,“我们不是要建什么浴盆…我们要建的是一个伊甸园”。

泰恩巴姆-方汀的走私活动:

鉴于那些颇受尊敬的实验室都拒绝了我,我只能转向方汀的那帮家伙求助了,方汀的手下都是猪!!他们恶心,肮脏,身上充满恶臭,但是他们总是能给我我需要的东西,并且不问任何问题,他们都被方汀吓坏了…他告诉了我一些德国人的事情…(这些事)是那么的有效率,因此如果他要在这里做任何事我都不会惊讶的。

萨利文-走私圈:

我们已经快要接近他们了,我可以偷偷的躲在后面,不过还是让我们面对吧…他们并非是我们所说的嗜血亡命之徒。销魂城到处都是诗人,艺术家和网球运动员,他们都不是蠢货。但他们的领导者,这个方汀…他看起来骗术高超。他把自己搞得非常清白,不过聪明人还是能猜到他的鬼把戏。

安德鲁·雷恩-工作再次拖延:

丹尼尔,亲爱的,非常抱歉我今天又将很晚才能回去…罗森博格想跟我谈谈这个叫做方汀的人,我一直希望建立一个良性循环市场,但是这个蠢货总是在说亚当物质以及基因改造的事情,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假装对这个可怜的伙计所说的一切很感兴趣我会尽快回家的。——安德瑞

麦克唐纳-遇见雷恩:

我是在他漂亮的公园大道那里碰到雷恩的,当时我和几个小伙子正在为他的寓所安装浴室。“嘿!”,他说,“怎么都是些黄铜的东西?我和承包商说好是用锡的啊。”“好吧。”,我说,“承包商是在半个月前帮你赢了赌局,对吧?如果你担心价钱的话,我会用黄铜的,不用担心,地主先生。”“要是你的话会怎么做?”他问我。“是这样,雷恩先生,不管是不是有利可图,谁都不可能从比尔·麦克唐纳建造的东西里把水舀走。”第二天我就发现,现在我成了雷恩的总承包商。

麦克唐纳-逮捕方汀:

雷恩先生…我相信销魂城。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们总是能赢。方汀未来学研究公司将成为城里最大的威胁。实话实说吧,我们以偷窃和走私罪的名义把那个狡猾的方汀抓起来时,一定不能表现出我们对他公司的兴趣,我们主导着议会是因为这些可怜的家伙相信我们…并不是因为上帝给了我们天生的权力。

玛利斯卡·鲁兹-今天看到玛莎:

我们今天看到玛莎了,我们几乎都认不出来她了!“那是她吗?”山姆说“你一定是疯了”我告诉他,那个东西?那个东西是我们的玛莎?……但是他说对了,她从一个尸体里抽出一些东西来,然后就和一个恐怖的假人手牵手离开了,玛莎!

安德鲁·雷恩-销魂城的死刑:

那些喧闹的委员们和街上的暴乱者都在要求:在销魂城实施死刑!现在是需要一个英明领导者的时候了,必须采取行动来遏制走私者!任何与地面上的接触都会将销魂城我们曾经逃离的那些寄生虫眼前看来一些伸得比较长的脖子得为我们的理想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了。

玛利斯卡·鲁兹-玛莎回家:

亲爱的玛莎我们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雷恩的手下把你带走并告诉我们需要你来拯救销魂城,谁需要一个孩子来拯救城市?但是我看到这些小女孩从通风管口爬出来并且发现了这个纸条。我们正在找你,如果你能看到这个的话,就来激斗麦克唐纳酒馆的7号房间来找我们,房间的密码是7533,我们非常想念你,我们亲爱的孩子。

桃·维金斯-上了螺丝:

方汀在我们身上拧了螺丝,他拿走了我们8成以上的收入,并且威胁我们,如果不和他干,就把我们弄到雷恩那里去。沙米·G来找我,说他想去找警官,结果第二天,沙米·G就被人在盐池里的而一个麻袋发现了…我们被迫为方汀工作,忍受他的恐吓,如果我们胆敢逃跑,那,沙米·G就是我们的下场…一定要找个什么办法…

桃·维金斯-与方汀会面:

我么都来到这里,并被告知我们不过是雷恩所谓的“伟大的链条”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我们在链条上拼命工作,为他赚更多的钱,而我们自己却只不过是脚上绑着大铁球的可怜虫…他可以在欢乐城堡里和模特鬼混,而我们却只能在这个垃圾堆里苟延残喘,方汀承诺我们一些更好地事情,他就像我们当中的一员,你知道的,他就是那种把工作当做生活的人,他说可以在晚上11点时去包装鱼的厂房里找他,我想我会去的,并且带上我的几个哥们,反正他再怎么折腾也不能把事情变得更糟糕了。

弗兰克·方汀-喋喋不休的科学家:

我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和那个德国佬科学家闲聊,好吧,她是一个危险的家伙,就像那些在集中营里处理犯人的野兽一样,但她不是一个妄想者……她会帮我把雷恩自以为是的纸上谈兵全部搅乱,目前只是需要一个能把帮助她把球滚起来助力者…和一个能够保护她的好朋友。

桃·维金斯-提供交易:

那个爱尔兰猪肉饼给我提供了一个主意,我把他们带到方汀那里,然后就闪人,这太简单了,我怎么知道这个肥胖的混蛋是不是方汀的人?我怎么知道那些家伙,是不是都是方汀的人?方汀手里有人人需要的亚当物质,而雷恩只不过是拥有众多的喉舌和漂亮的装束而已,即便是在这种地方,傻瓜也知道风是往哪里刮的。

安德鲁·雷恩-初次会面:

今天在散步的时候,我第一次遇见了这对组合…那个男的,穿着笨重的,散发着恶臭的潜水服,是个粗蠢的家伙,那个女的,则穿着粉色工装,像个不修边幅的小女孩。她的脸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绿色,并且那轻佻的举止让人很不舒服,就好像来自一个与我们完全不同的地方。我觉得他们应该看起来能够更加像样一点儿。


麦克唐纳-看到鬼魂:

看起来一些可怜虫似乎开始看见鬼魂了。
鬼魂!雷恩说这一切不过是质体生意造成的一种副作用罢了,只不过是一个可怜家伙的记忆通过基因样本传到另一个人身上而已。漏水、精神分裂、叛乱,现在又出现了流血不止的鬼魂,在销魂城生存如此艰难吗?

朗格福特-阿卡狄亚关闭:

今天开始,阿卡狄亚仅对付钱的客户开放了。那个男人雇用我在海底建出一片森林来,然后将这些木头变为彻头彻尾的奢侈品。
雷恩问我:“难道农民不该贩卖他的粮食吗?”、“难道陶工不能给他自己作品命名么?”
这让我很生气…但我随后想起了是谁在给我的支票上签字,比作伪君子更糟糕的事情就是一个作失业者了…

狄耶特·苏纳卡布-约会夜晚:

真是个安排妥当的夜晚,万事俱备。
一束鲜花,一瓶好酒,甚至还有两张茗园的门票。
没有什么比阿卡狄亚的夜晚更能让人陶醉的了。
现在我需要到荣昌商店那里拿一只皮下注射器,当然只是为了安全起见,看起来这应该不是安吉丽娜第一次去茗园了。

泰恩巴姆-亚当物质的量产:

增加量的过程很成功,单凭海蜗牛并不能为这些繁杂的工作提供足够的亚当,但是如果和宿主结合在一起…我们就能够获得一些有趣的东西了,当宿主为那些嵌入胃部的海蜗牛喂食诱因剂的时候,就会因此反刍,而我们就能轻易的获得20-30倍的亚当,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就是缺乏足够数量的宿主,于是方汀说:耐心点,泰恩巴姆,马上第一间为小阿妹设立的房间就要投入使用了,那时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玛利斯卡·鲁兹-不应该过来:

当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玛莎开始叫起来:“妈妈,妈妈!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我想他可能有点大惊小怪,但随后我就突然醒悟过来…树!是树!她从未在这里见到过树,所以玛莎认为它们是怪物,哦,沙米,也许我们根本不该到这里来…

朗格福特-农神:

他们穿上树叶就开始自称为农神,拜托!他们是在喝人血并且高唱圣歌——“火焰的甲胄,薄雾的甲胄!”他们开始相信自己是被远古的神灵所选中的人,是一群完全进化的生物,摇晃着乘着质体的酒杯,并且自以为是的将其称之为“神的食物”。

安德鲁·雷恩-市场的耐心:

控制质体生意就意味着要承受巨大的压力,使用质体已经产生了一些副作用:失明、精神错乱、死亡。但如果这些东西不经过试验的话,又怎能为我们所用?市场的反应不像一个婴儿,一遇到不满意的事情就惊声尖叫,市场是有耐心的,而我们一样需要有耐心。

安德鲁·雷恩-更好地产品:

格里高利,用不着你来告诉我市场的力量,也别指望我因为一点点创造性就惩罚我们的市民们。如果你不喜欢方汀现在干的事情,那么好吧,我建议你去找些比他的产品还要出色的东西。

朗格福特-早期测试保证:

好啦好啦好啦!!!好啦好啦好啦!!!我知道这个隔板锁定是怎么回事了,这机制太荒谬了!再给我一分钟!先前的所进行的对Lazarus的试验是非常激动人心的如果Rosa Gallica(就是你在一个类似水车的装置那里看到的那些粉红色的植物)开花了,那我就可以向上帝起誓我们的生意来了…
“快走!”
“啊?哦好的!我现在就走,但是必须有人回到这里查看这些样本他们非常重要!!!”

丹尼尔·麦克林托克-英雄与罪犯:

我不敢相信我离开史丹曼的办公室以后,发生了多少变化,简直根本不像我认识过的销魂城。我听说他们已经将人们圈到阿波罗广场了…我问雷恩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这些无辜者,他说:“无辜者?如果这些人没有选择守卫销魂城,那么他们就是选择了站到阿特拉斯和他的那伙强盗那边,因此他们就不再是无辜者了,这里有英雄但是这里也一样有罪犯!”

朗格福特-无所不偷:

在这个该死的地方,还有什么是这些异教徒不会偷得?纸巾,墨水瓶,榛树,叶绿素溶剂,甚至是国家地理的过期期刊!我想他们大概是用这些东西来装饰他们头上那些羽毛饰品罢了。这些变态的杂种!

朗格福特-老猎狗的新把戏:

是谁说你不能再教给一个老猎狗新把戏的?我用这个古怪的“植物女人”花费了四年的时间,用让树落叶的把戏,在太平洋吓唬日本鬼子。现在,我却在大西洋海底,尝试着去做些正好相反的事情,亚当,亚当,亚当…这种私酿的酒,比原子弹还厉害,比引诱夏娃的毒蛇还厉害,让我们去看看能做些什么吧。

朗格福特-Lazarus Vector:

我从20年代开始,在伯克利市也好,在硫磺岛对付日本鬼子也好,已经做了25年的“植物终结者”。我从未从坟墓带出什么来,但是贝可(瑞贝卡的爱称,朗格福特的女儿),我做到了,妈妈将会做出第一个真正的、该死的树!我准备将我这个小小的发明叫做“Lazarus Vector”,它也许会将我这个老女人的事业带入正轨…

朗格福特-Lazarus Vector配方:

当周围位唯一赏识你的人是一个蠢货时,即使你是个该死的天才又能做些什么?我已经破解了Vector,或者说我有自信已经99%完成了破解,现在我只需要一个Rosa Gallica的胚芽来证明我的分析了,蒸馏水、一点点叶绿素溶剂,以及从圣牛奶中提取的生物酶。是的,我的甜心,圣牛奶其实就是蜂蜜。

朗格福特-阿卡狄亚和氧气:

现在我是一个从事科学的女人了,但我同时也是一个不怕摔跟头的女人,雷恩说希望我能推进那些骑在我身上的阿卡狄亚项目。于是我开始思索,我们需要去付钱享受光合作用带来的氧气…该死的,我们甚至可以将多余的氧气卖到城市的其他地方来从那些人手中获得利润我想雷恩一定会喜欢这么做的。方汀手下的人将会陷入氧气的陷阱之中。

泰恩巴姆-母性直觉:

到底是什么把我变成这样?一直以来我只关注遗传基因,但从未看清过原罪的本质。我可以谴责德国人,但事实上,除了血缘关系,我并未在集中营里发现任何让人痛苦的东西。在这些因我而变得残暴的孩子心中,似乎有什么美好的东西觉醒了而在我心中,却觉醒了令人厌恶的母性…

塔沙·德努-蜜蜂生物酶:

朱丽叶我亲爱的,我想在这里开展我的生意,你一直希望能和我的蜜蜂多待一段时间,好吧,现在我打算和你这种小小的恶趣味算算账了,如果我再发现你懒洋洋的懒在我的蜂巢中间的话,我就要去拿我的霰弹枪了!对于你的问题,是的,我在驯蜂学校的那些日子不堪回首,但我好像还是记得你总是喋喋不休的生物酶到底是什么东西。

安德鲁·雷恩-绳上的蚂蚱:

那些拿着长长针管的小孩子,她们唱的调子荒腔走板,她们的使命苍白而又恐怖,他们像食尸鬼,并在毁灭者她们的创造者。但是,我们都是一条链条上的蚂蚱,我是这样,方汀也是这样,我们都在其中并受制于此。是的,这些孩子是让人厌恶的东西但不是我一个人创造了她们。不,她们的小手就在那里,就在我的身旁。

泰恩巴姆-厌恶:

曾经有个小家伙过来然后坐在了我的腿上,我赶紧把她推了下去,还喊道:“离我远点!”我能够看到从她嘴角流出来的亚当物质,又绿又浓。她那些肮脏的头发飘在脸上,脏兮兮的衣服,还有那没有生气的眼睛…
我感到…很厌恶,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在我的胸腔里,苦涩,灼烧,愤怒,我身只都没法呼吸。突然,我意识到,我厌恶的不是这孩子。

皮埃尔·格比-酒中水:

在这垃圾一般的地方生活了10年之后,我已经接受了(这样)生存的最低标准,但即使是在这个鱼缸的最底部,一个男人仍然应该有他的原则,那个在沃雷葡萄酒厂的蠢货已经开始在他的劣质酒里加水了…加水啊!当我就这个事情和他争执的时候,他告诉我说:“皮埃尔,这事儿不用你操心,这些加入酒里的水至少是蒸馏过的,这已经很不错了,要是我想把事情弄的更糟一点,我就会往酒里兑海水了…”

泰恩巴姆-亚当物质的辩护:

亚当物质就好像一个良性肿瘤一样,它摧毁身体里原本的细胞并将其替换为不稳定的茎状结构,当然这种不稳定性带来了不可思议的特质,但是也对人类的外表和精神造成了伤害。你需要越来越多的亚当物质来遏制这种状态的恶化,从医学的观点来看,这样做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但如果从商业角度来看…好吧,方汀从中看到了无数的可能性…

泰恩巴姆-功能性的孩子:

我曾想过将这些孩子变为某种程度的植物人,以确保他们更容易操作,但后来发现,只有她们保持一定的活性,才能更加有效的制造亚当物质。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很难受,但她们依然只不过是些孩子,她们玩耍,唱歌。有时候她们会一直一直地看着我,而有些时候她们会开心的笑。

安德鲁·雷恩-伟大的链条:

我不相信上帝,不相信在天上有这么一个隐形的存在,但是有些东西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力,那就是一根捆绑了我们所有努力的伟大链条。但只有当这根链条为我们所有人的愿望服务时,才能将社会推往正确的方向。这根链条对任何意图染指他的政府来说都过于强大,太过神秘了。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不这么想,那么或是他的手在你的口袋里,或者是他的枪在你的脖子上。

丹尼尔·麦克林托克-再次站立:


站起来!自从我的脸…以来,已经是这周的第二次了,史丹曼一直在帮我想办法,但是…每次我的脸都变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独处给了一个女人足够的思考空间。到底是谁这么恨我,以至于要如此对我?我对他们做了什么吗?于是我的思绪还是停留在那些被雷恩囚禁在阿波罗广场的强盗和恐怖份子身上,我简直快要疯了…有时甚至会喘不过气来…要是能和这些家伙见上一面就好了,我一定要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毁了我和这座城市…也需要还要…好吧,也许那样我会好受一点。

山德·柯恩-怀疑论者:

销魂城就要见鬼去了,想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那些不能见光的混蛋…他们躲在演讲厅,躲在SoHo的画廊里,甚至躲在这——所谓的乌托邦,就是那些怀疑论者!但是雷恩能够理解这一切,我们是非常和谐的…是的,街上血流成河;是的,人们有时候…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有那些可怕的小女孩…好吧,我打赌那些怀疑论者一定认为你可以在不弄脏西服的情况下就画出一副画来。

柯布-到唱片商店里去:

老头,你想把我困在这里吗?哈,这对柯布来说不算什么,我过去曾爱过你,我过去曾认为你是一个音乐天才,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为我付房租,你这个老古董!!来唱片店吧我会告诉你我是怎么看待你这个叮当作响的老家伙的!

萨利文-艺术家的争吵:

即便我以前是个在意大利做肉丸子的,仍然还是被这些所谓的艺术家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冷血所触动,那个猥亵的库波珀尔和看起来像个同性恋的柯恩之间有些不和,而且柯恩还想从我这里弄到一些警卫设施的信息以让自己多占点优势。我了解这些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雷恩的办公室打电话告诉他这一切。TMD这这些混蛋疯子艺术家!

阿尔伯特·米洛斯提斯:

有人雇佣了贝蒂想卖给我一些不错的牛津俱乐部香烟,嗯-不,谢了。我告诉她,我是一个尼古时代的烟民,永不改变,为什么?因为味道相当不错,而且花费低廉。
谁会在乎那些东西是不是从海里的贝壳或是鱼类的卵里提炼出来的呢?

山德·柯恩-小野兔:

来自山德·柯恩(所编写)的小野兔(剧本):我想把兔子耳朵摘下来,但是我不能,当我单脚跳的时候,我很想能够挣脱地面的束缚,这是我的诅咒,我永恒的诅咒!我想把耳朵摘下来但是我不能!!这是我的诅咒,这是我他吗的该死的诅咒!我想把耳朵拿下来!拜托拿掉他们,拜托!

马丁·菲纳根-冰人来临:

你这个老家伙,你认为你会在这里会把我解决掉?你派来的那些家伙现在都在这个冷库里像兔子一样惊慌失措,我只是在等待机会而已,当他们开始自相残杀,我就开始进行废物“回收利用”,并为自己“调”点鸡尾酒来享受,如果你忍受不了寒冷那么你的心里就会开始结冰,然后就会变成一个冰山,山德我的宝贝儿,你就会变成他吗的一个冰人。

山德·柯恩-音乐界的羞辱:

你对安娜·库波珀尔最近一次演出的音乐剧的恶评,销魂城中有那么多杰出的艺术家,为什么你总是热衷于要在专栏上诋毁一个音乐界的小字辈,要么说她毫无创意,要么说她异常无聊,要么说她很肤浅,要么说她太过难以琢磨,这使她很危险。

杰思敏·乔勒尼-怀孕:

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泰恩巴姆发誓说我并不是真的怀孕了,他们只不过是在我和雷恩先生亲热过后拿走我的卵子而已…我实在太需要钱了…但是我知道雷恩先生会发现此事,会知道我是如此的不小心,会知道我卖了…雷恩先生的一定会向我发怒的…

山德·柯恩-安德鲁·雷恩镇魂曲

我本应该为好莱坞对百老汇的评价而干杯。但是相反的,我跟随你来到了这个浸了水的大桶中,当你需要我的光芒的时候,我义无反顾的照亮了你。但是现在我烂掉了,愚蠢的在等着那些永远不会来的观众…我给你写了些东西,安德鲁·雷恩,那是一首安魂曲。

麦克唐纳-方汀的军队:

方汀知道我们的人来了,我们在这里失去了太多的东西,那些缝合者在阴暗的角落里发出了吼叫,那些火焰,迸发的冰…他们就好像从圣经里出来的魔鬼一样,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这已经不是他所谓的生意了,而完全是他的军队。

萨利文-碰到库波珀尔:

我刚得到了命令去好好的教训一下安娜·库波珀尔。这并不是强盗行径或是死脑筋的政府行为,我们只是做些歪曲事实的事情来压一压雷恩的假发而已。

罗德里格斯-全都是诈骗:

你知道么?艺术…音乐…诗歌…这些全部都是诈骗!柯恩只不过是被雷恩包庇了…为什么??因为柯恩告诉雷恩他想听的而已“发展,销魂城,发展!”狗屁!这些东西在从柯恩的笔里写出来之前就已经是狗屎一坨了。我已经看过了所有的这些闹剧,我到要看看柯恩把我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麦克唐纳-枪炮无眼:

那些生活在销魂城的良民一定不愿意看到我们的“政府”关掉他们的店铺,并杀掉店铺的所有者,甚至容忍方汀那样的皮条客,,但是他如此标榜自己:“我只是充分利用身为链条中的一环所带来的优势而已”,一定是那个鸡奸者搞臭了他,他以为他是谁?约翰·韦恩?我们可以骑到她的头上,我们可以。我们可以这么干:先找到方汀的遗嘱,然后替他完成遗愿——不是放在口袋里而是扔在地上。


凯布兹-侦查入口:

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试着在不做蠢事的情况下靠近雷恩的大门…他在这里可真是费劲了心思,简直是无路可通,要想躲过雷恩的缝合者那些毛茸茸的眼睛简直比登天还难,结论就是你得比我们这一代最杰出的电气工程师还聪明。

麦克唐纳-阻止雷恩:

我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更别说一对了。
整件事情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杀死雷恩先生能不能阻止这场战争。但我知道,如果他还活着,那么战争就不会结束。
我爱雷恩先生,但我更爱销魂城。
如果一定要二中择一,那么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

安雅·安德斯多特-到热流失监控区:

我先得到那个令人作呕的地方,接着和那只“油猴子”待上三个星期,相信他最终会告诉我怎么见到安德鲁·雷恩,然后去三号协调核心制造一次共振过载,就这么简单。现在我需要做的就仅仅剩下弄清楚什么是该死的共振过载,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什么是三号协调核心?对于一个电气工程师来说可能是小菜一碟,可我只会设计女性时装鞋…看来我只能到热流失监控区的修理工那里去打听意见了,没准能有意外发现呢。

安德鲁·雷恩-人和寄生虫:

人和寄生虫的区别究竟在哪里?
人总是在建设,而寄生虫则会问:“我的那份在哪?”
人总是在创造,而寄生虫则会说:“那邻居们会怎么想?”
人总是在发明,而寄生虫则会说:“小心点,你可能会威胁到上帝的脚趾头…”

安雅·安德斯多特-刺客:

我,是一个刺客…这就足够了。
我早就应该死去了,我想…然后重新被缝起来,接着忘了所有的一切我曾经相信过这个地方,相信雷恩。但事情变得复杂了,雷恩自己不再相信销魂城不再相信这个伟大的链条了。
他只相信力量,所以现在这个地方毁了。而我的女儿(原翻译为女朋友,特此纠译)…她去了…比死去更糟…成了那些…那些东西的一个。
那么我到底是个刺客吗?…好吧,我看只有一种方法能给出答案了。

帕罗·纳维洛-凯布兹门禁密码:

我来告诉你一些关于凯布兹以及他们那些所谓受过高等教育的家伙们的事情吧…他们看起来好像非常聪明,其实不然,上周我给那家伙灌了几杯,还没等我问什么,那家伙就告诉了我进入他办公室的密码设置设置成了澳大利亚的国庆日那天。这几周来,我几乎天天都溜进他那里从钱箱中偷个一两块的,而那澳洲人毫无察觉,当然我也不打算告诉他,看来那里还有更多的令人疯狂的东西,也许…也许有一天我的野心会膨胀起来。

帕罗·纳维洛-喘息之机:

我并没有认出今天来店里的那个身材曼妙的女子…她举止得体穿着也令人赞叹,她的谈吐让人着迷,你可不能像个毛头小子一样鲁莽行事,她想问问电磁锁的事情,或者类似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表现的像个傻瓜,不过她并没有介意。在我得到了足够的享受之后,告诉了她凯布兹的工作间那里可能有她要找的东西。
销魂城早已风光不再,不过这伟大的链条有时还能让人心情澎湃。

麦克唐纳-基因军备竞赛:

我恳求雷恩先生把方汀的未来学研究公司交给阿特拉斯的人作为和谈条件,但他却一意孤行。于是他也建立了自己的武装给他们更多厉害的质体,在销魂城上演了一场军备竞赛,但比的不是谁的枪炮更好谁的炸弹更大,而是谁更不像人更像个怪物!

帕罗·纳维洛-R-34短缺:

你们这些家伙还没意识到战争已经开始了吗?要是你们不继续好好维护那些大老爹他们身上的R-34会像甜点里的盘尼西林一样毁了他们。我知道阿特拉斯的爪牙们正在没日没夜的攻击我们,这周就有两个机械工牺牲了,但我们必须的控制住这种局面。如果我喜欢和没能耐的家伙打交道,还不如干脆留在陆地上。

麦克唐纳-方汀的遗嘱:

令我惊讶的是方汀在他的遗嘱里并没有过分的阻挠这件事。而在新年前夜,他那些恐怖的缝合者,开始在城中各地嚎叫,肆虐在每一个地方!死尸布满了街道,男男女女们开始疯狂的争抢质体…什么都阻挡不了狂暴的人群。

凯布兹-装置接近完成:

雷恩的缝合者们现在正要绑架那姑娘,我知道她是雷恩手下的一名间谍,来刺探我的情况…我想她一定是…如果我错了,又一个无辜的女孩将走上雷恩那面血腥的战利品展示墙。
如果我是对的…最好我是对的!
装置快要完成了,我不能分心,我不能分心!

凯布兹-组装炸弹:

主框架准备完毕,我从我办公室里搞到了一些硝化甘油,可以用作催化剂,现在我需要4个R-34引导线路通过环道,还有半听离子凝胶——那可是最好的混合物质。然后应该将核心改为补偿模式,切断线路的电力并将雷恩的大门的线路开关打开,理论上是这样,要么它将如同魔法般生效,要么将毁掉半个销魂城,一点也没有风险…

安德鲁·雷恩-缓慢移动的伟大链条:

大街上还在发生着暴力事件?
那是一定的。
让一些人去毁掉他们缝合出错的身体?那是无可辩驳的。
我不会出面干预,也不会宣布什么法令。伟大的链条虽然只是慢慢移动但却充满了智慧。是我们的焦躁引来这些寄生虫,而一旦他们出现,就不会停止对城市的侵略。

凯布兹-梦境:

多么美妙的梦境…各种各样的果树,如织如画一股浓浓的果汁流过雷恩的喉咙,呛死了那狗娘养的。
可惜这里没有什么果树,真的没有,靠近看看,那就是控制核心了,给雷恩大门提供电磁动力的小玩意儿。你没法切断电源,那是由海底火山的能量提供的…雷恩的果汁可真不少。
不过我想你可以灌死那个混蛋…

素重-婴儿状况:

高级部署,111号试剂,素重博士/方汀未来学研究公司代理人。
婴儿现在一岁了,重58磅,有着类似于19岁人类的肌肉组织。结果未能令人满意,不过仍在可接受的限度之内。

素重-精神控制试验:

“那是你的小狗吗?她可真漂亮…”,小男孩:“谢谢你,素重爸爸 。”
素重:“为我拧断她的脖子。”
小男孩:“啊?”
素重:“拧断那小狗的脖子。”
小男孩:“不要…求你了…”
素重:“拧断那小狗的脖子,我想你愿意…(Would you kindly…)”
小男孩:“不…不要…”
素重:“很好。”


素重-生物界的莫扎特:

方汀弄到的真是一个小怪物。
她说话的时候虽然非常少,那音调又厚又空洞。她的头发很脏,看起来像是每天在同样的芥末油里跳来跳去。但我得对弗兰克实话实说:泰恩巴姆真是个乱世中的天才。没有经过任何基础训练,没有任何经验…但她走在了基因研究的前列,简直可以说是生物界的莫扎特。

素重-方汀的肉体点唱机: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以为我们取得了一些成就:使用我们的皮囊和点击…简直是浪费时间。直到亚当物质的出现你甚至可以像动物般驯化孩子,方汀给了素重想要在孩子大脑里印下的全部东西。孩子不同于大人,他会像个点唱机,随时准备着播放方汀想要听到的曲子。

素重-精神控制抗体:

方汀成了销魂城中的男巫,他的神秘让他显得更加强大。但把所有的谎言和骗术揭穿后他不过就是个冒牌的骗子。像所有的骗子一样,他总是在担心被人用相同的骗术算计,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求开发192号试剂以研究精神控制抗体。方汀说我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质体的事情,包括泰恩巴姆。素重没有反对。

狗仔队-方汀的暂停:

看起来事情在方汀和他的德国帮手之间起了些变化,像方汀这样的人物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的选择,所以他为什么要与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浪费时间,显然让人无法理解。他甚至还将门禁密码重置为5744,也许这为那个帮手再不能踏入他的领地做了双重保险。

弗兰克·方汀-可怜的笨蛋:

这些可怜的笨蛋们。
他们来到销魂城,想着成为工业领袖但是他们忘记了这里也需要有人来清洗马桶。这就是他们给我的机会,我给了他们一张吊床、一碗热汤,而他们就愿意为我付出生命。
在我建立方汀贫民救济所时,谁想过要建立一支军队?

丹尼尔·麦克林托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到这个地方真让我生气,但是…我的上帝…我也没有办法…这里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人…我看到一个女人爬过障碍想要逃跑…一个雷恩手下的警卫指向她,然后她就燃烧起来了…就是那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素重-保护链接:
(待补充)

丹尼尔·麦克林托克-阿特拉斯还活着:

我贿赂了一个看门的大猩猩才得以进来,这里很恐怖…对我来说,我看到街上躺着一具女人的尸体…人们都从她身边走过,就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但我注意到了一些事情,每个地方都喷着这样一行字…“阿特拉斯还活着”。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他对于这些人很重要…


素重-改变东家:

方汀死了。嗯嗯,对方汀是件坏事,但对素重是件好事,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雷恩先生将会更加需要我。泰恩巴姆没了,方汀没了,素重就成了唯一一个了解小阿妹的人了。
就像我说的,这对素重真是件好事。

泰恩巴姆-为什么只有女孩:
(待补充)

素重-丢失靴子:
(待补充)

素重-保护者气息:

大老爹有一种臭气,非常难闻。也许事情可以这样解决,小阿妹喜欢难闻的味道。现在我们得找一些新人…你变成大老爹,这是一条单行路线。但是雷恩说,不必担心,新人不是问题。那个雷恩-他是个好人。

安德鲁·雷恩-错误:

我做错了什么?如果一个人充满了怀疑他是不可能建造一座城市的。但是一个人能否如此绝对的进行领导?我知道我的信念使我有所不同,就像我知道我拒绝的事情可能会毁了我,但是城市…它将消亡在我的…是我太过执着于我的信念而使我对眼前的事实视而不见了吗?也许。但是阿特拉斯就在那里,他想毁了我,毁了我的城市。疑问就等于投降。我不会有疑问。

素重-保护小家伙:

战争不是件好事。日本人杀了我故乡的所有人,只剩下了素重,因为素重有毒品,非常好的毒品。这场战争,也不是好事情,但对素重不同。每个人都感到害怕。每个人都需要亚当物质。比小阿妹能提供的还要多。好消息是战争制造了很多尸体。素重知道从尸体中回收亚当物质的方法。但是不能让小阿妹不加保护的走上街头。素重得想个办法。

素重-鄙视混蛋:

方汀恐吓混蛋,但雷恩鄙视混蛋。保护着套装是不能重复使用的。找到一个人,把皮肤和组织植入套装,否则套装将不能发挥作用。雷恩说大老爹实在太贵了。雷恩是个笨蛋。

安德鲁·雷恩-产生利润:

我承认方汀在建立质体商业体系时表现出了一定的先见之明,但是这家伙并没有真正理解销售的含义。应该把那些小女孩藏起来,我看了新的质体机器的初步设计,而它们就是我想要的,记住我的话-如果运用得法,这些小阿妹将创造巨额的利润。

素重-更多的军火:

雷恩送来了更多的军火,他一定是感觉到了问题,我已经把他们锁在了保护者实验室并将密码设置为了1921,我希望我们永远用不到那些东西。如果大老爹启动了,谁都对付不了他。

再谈Rapture

本次录音内容手打输入花费了约有半个月时间,由于时间过久和当初游玩没太注意细节的原因,通过这次阅览录音再一次经历了销魂城中各种人物的是是非非,一个理想城从建立到战争的破败,让人感叹剧本的创作者是不是有着多重人格去体验每个人。

故事的起因在于那个曾经愿意为国家奉献一切,崇尚自由精神的安德鲁·雷恩,建立了Rapture(销魂城),却一手摧毁了它,也摧毁了自己,个人主义、独裁、视食客为“寄生虫”、认为所有销魂城居民都在一个通往个人极端资本伟大链条上——

我不相信上帝,不相信在天上有这么一个隐形的存在,但是有些东西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力,那就是一根捆绑了我们所有努力的伟大链条。但只有当这根链条为我们所有人的愿望服务时,才能将社会推往正确的方向。

但有一个谦逊、热衷于慈善的商业大亨却明白这个“乌托邦”的另一面——

这些可怜的笨蛋们。
他们来到销魂城,想着成为工业领袖但是他们忘记了这里也需要有人来清洗马桶。

随后催化剂“亚当物质”(Adam)的出现则更加使局面燥热起来。首先Adam被方汀发现了巨大的商业价值,随后被雷恩收为个人之手。Adam牵扯出一系列人为之疯狂,对于新设定带来的前因后果应接不暇。

比如其发现者泰恩巴姆主导了大多数的开发,最后却讽刺的被“母性直觉”所困扰——

我感到…很厌恶,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在我的胸腔里,苦涩,灼烧,愤怒,我身只都没法呼吸。突然,我意识到,我厌恶的不是这孩子。

还有醉心于整容,幻想通过Adam与毕加索艺术家齐肩的史丹曼——

当毕加索厌倦了再去绘画人物的时候,他开始用一些抽象,几何的形状去描述他们。因此人们称其为天才!我花了毕生的精力去用我的外科技术解决一个又一个同样的问题:翻鼻、整唇、丰胸。为什么我不能够用手术刀完成一些更加美妙的事情?就像西班牙人用他们的刷子一样。

还有沉迷于科学研究全然不顾伦理道德的素重博士;一心效忠于雷恩与销魂城却落得钉在十字架上的悲惨结局的麦克唐纳;看到女儿被培养成Little sister的怪物抱着对方服药自尽的鲁兹夫妇;在海下让树木与氧气变为奢侈品的朗格福特为了事业和女儿忍声吞气最后却死于雷恩的毒气之下;指责柯恩助纣为虐的库波珀尔最终被不知情而愧疚的萨利文警官处死,当然变态十足的艺术柯恩最后也会死于玩家的管钳之下;在以战争为乐的城市里寻找实体的Little sister与保护她的一去不回头只能低吟的Big Daddy;对销魂城和雷恩都失去了信心跨越种种困难不辞艰苦刺杀雷恩的女鞋设计师安雅·安德斯多特;被方汀的阴谋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杰思敏·乔勒尼……

还有“你”这个伪造的“人”!

是我制造了你。是我把你送到了外面的世界。是我唤你回来,告诉你你的身份,展示给你看你自己的能力。甚至那些你“记忆中”的生活,也是我设计好了再种到你的脑子里去的。如果这还不叫亲人,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亲人了!

——弗兰克·方汀

支零破碎的销魂城,到底是拿爱还是残忍来回报这一切?

部分人名中英对照

擅用 ctrl+f / command+f 查找对应人物录音。

Andrew Ryan——安德鲁·雷恩

Frank Fontaine——弗兰克·方汀

Atlas——阿特拉斯

Tenenbaum——泰恩巴姆

McDonagh——麦克唐纳

Diane McClintock——丹尼尔·麦克林托克

Steve Barker——史蒂夫·巴克

Steinman——史丹曼

Suchong——素重

Sullivan——萨利文

Mariska Lutz——玛利斯卡·鲁兹

Peach Wilkins——桃·维金斯

Dieter Sonnekalb——狄耶特·苏纳卡布

Langford——朗格福特

Tasha Denu——塔莎·德努

Pierre Gobbi——皮埃尔·格比

Sander Cohen——山德·柯恩

Cobb——柯布

Martin Finnegan——马丁·费纳根

Jasmine Jolene——杰思敏·乔勒尼

Anna Culpepper——安娜·库波珀尔

Anya Andersdotter——安雅·安德斯多特

Pablo Navarro——帕罗·纳维洛

Kyburz——凯布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