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 – Danganronpa V3: Killing Harmony

比起枪弹辩驳我还是更喜欢「弹丸论破」一译,所以下面就都用这个了名称了(嘘)。这是一款校园题材的文字冒险游戏,在一座封闭的校园里,16位同学们互帮互助,互相残杀,你作为主角来结束这一切(嘘)。挺好玩的。

好了,感想到此为止,没玩过前作的可以不用往下面看了(嘘)。不光我会剧透,游戏本身也会剧透,所以特别是没玩过一代的玩家不要碰V3这东西。长篇幅剧透黑条的阅读体验也不好,所以我也不打算遮掩了(嘘)


弹丸论破系列已历经3代,模式基本已经固定,搜查名为言弹的证物证词,然后在班级审判上进行整理推进,最后推导出凶手的身份与作案手法。而承托住这个习以为常模式的底盘则是弹丸论破这一系列所带来的别具一格的东西——你可以和喜欢的角色培养好感度,然后看着TA们死去,大家、主角和你,都要陷入绝望,大概在粉色从舞园的身体中冒出来你可能就对这个游戏走什么路线心里有点数了。希望从始而生,绝望与希望是弹丸论破系列永不破灭的话题(嘘)。在其他已经推出两位数续作的游戏系列看来,「3」本来是个年轻的数字,本来意味着玩家们已经认可了前两作游戏,但小高却早早的担忧起了系列的未来(嘘)

荒诞,用这个词来形容弹丸论破系列的四维感觉还可以。时间维、物质维以及绝望与希望的冲突层,每作都是这样(嘘)——

我们能从中明确故事持续和间隔的时间,但是却无法从中确定那是什么时代;
我们能从中明确故事发生和结束的地点,但是却无法从中确定那是什么世界;
我们能从中明确故事绝望和希望的结局,但是却无法从中确定希望究竟带来了什么……

故事舞台来到才囚学院,在搜查与班级审判玩法的大框架未改变下,这次增加了「谎言」机制。以往的言弹可以反驳其他人发言的矛盾之处也可以同意其发言,新加入的谎言弹则可以增加玩家需要判别的时机,一切可能都可以x2是不是很美好。其实不然,谎言弹的使用时机与其本身被人知道的角色数量是挂钩的,所谓睁眼说瞎话是应该从荒诞中刨除的。如果你的伪证在理,你的超高校级同伴(嘘)总会配合你的谎言来扭转局势发展新的冲突,甚至进入隐藏路线。这两种新增机制应该是经历了十多班级审判的你我会感到最惊喜的地方了吧(嘘)……

并不是。并不是「谎言」加入了V3,而是V3加入了「谎言」。

20171020003950_1

游戏的第一章便准备了分量十足的大餐,仅仅一次班级审判没有消化完,却放在那里成了隔夜饭。小高知道Gal/VN玩家一目十行的本领多的是,而故意放进去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台词,虽然也有语境一部分原因,但终归是自己囫囵之为,大概这个时候小高就已经拿起了名为「讽」的利剑开始蠢蠢欲动了。

第二章的节奏开始回归,依旧是拿动机作为一幕的开头。整章充斥着弹丸论破的味道,但由于搜查阶段的流程过于「完整」而导致这章貌似才是真正的新手教程关卡。说是过于完整,是在于弹丸论破系列的班级审判中,言弹作为几乎绝对的证据不会轻易被新增信息锁更新的,而言弹与言弹之间也存在互相佐证的联系,以对案件各种分支的可证伪性进行辩驳,所以聪明的你一定可以在审判前就把作案手法猜的八九不离十,不过这种狡猾也是号称「高速推理」的必要条件所在,大家玩的爽开心才是真(嘘)。所以这里也不能算缺点,就先放在这了。

虽说每章围绕着动机的展开是校园日常生活的主要部分,但是中间依然穿插了一些这个学院的材质描写,甚至结局走向的透露。可恶的是游戏还高亮了这些关键字,更可恶的是即使你知道了这些关键字背后的真相,依然看不穿真相背后的究竟是真相还是谎言。说回第三章…(等等、为什么不分段?因…因为第三章就必须在第三段啊!)可谓是角色塑造失误的一章,被害人一号的角色虽然在前两章也有牵连,在这里却直接突破了表面的附属性格,直接把性格真相暴露了出来,导致故事的发展变得僵化,如果你稍微注意一下游戏的好感度机制,大抵就可以猜出这个人基本就是被害人了。而凶手的性格真相也几乎没有铺垫,做饭手法细节的忽略更是让人失望。至于后继的发展这里先暂时不提了,黑白熊临时「追加设定」的存在导致游戏整体机制有些松动(嘘)

第四章则有些「游戏玩家专属」的意思了,故事的舞台挪到了女司机(我第一个攻略的角色)所制作的新世界,看起来像欢快明亮版的尸体派对。按照前三章新地点总会出命案的规律,这里也如期发生了自相残杀。只不过这里的案件发生地点与周围设定是更加离谱的游戏世界,反而突出了一些我们作为主角所在世界的真实。至于作案手法也只能说依赖于新设定的存在让人眼前一亮,实则昙花一现。俄罗斯套娃般的世界又在象征着什么,当时的我们是怎么想的呢?

第五章毫无疑问是王马小吉的专场,和编剧亲儿子上演了一场本作最杰出的让人以为是谎言高潮的戏法。然而在「你」的帮助下依然得出了原本无法判定的结论。班级审判中凶手的「面具」足以让人感受到本作谎言主题的存在,更是在最后的伪证中达到了小高潮,领悟到了谎言弹的更深层次用途——已经不单单是扭转局势的捷径的那个善意谎言了,也不单单是一串机制中的代码,而是成为了整个叙事中的角色联系的纽带,在击破驳倒成功时发泄出情感,故事于玩法上得到升华。在得知真相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王马小吉排除下野紘和颜艺担当外也能吸粉无数的原因,因为这是V3着墨最多同时也是最具主题魅力——作为「谎」的本质的角色啊(嘘)。同时也点明了主角后续要走的路,即从这个游戏规则一侧下手,新弹丸论破V3 大家的自相残杀新学期 这个游戏规则一侧,甚是精妙。

就在我以为第六章又要磨磨唧唧道出那个我可能早就猜到的真相时,小高又给我了一巴掌,我扶了扶眼镜,在奶牛关的评价页面写道:感谢你识破了谎言即使没玩游戏也看到了这里。下面是真剧透内容了,就不能让你们看到了,所以我先把对于我个人来说的缺点列一列(嘘),并且事先说出「本作推荐给那些玩过弹丸论破前两代正作的理性玩家」这句话。

d91b53bc739e1cb9311ac12a6c164e7d

因为对于我来说最诟病的不是第一章和第六章,所以就不在这部分提及。因此小游戏的厌倦程度就提上来了。众所周知班级(学级)审判的小游戏内容是历来游戏的特色,为了事先排疑与站队,这里我把不间断讨论、混乱讨论和高潮推理从中剔除,因为对于这三个最基本的内容来说没有它们就不是班级审判了,而在这一作中除了加入提升操作空间的「V驳倒」外,还增加了隐藏路线,也就是谎言弹的其他应用场景,给玩家留有新机制余裕这点还是很不错的,这种正反馈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言刃交锋的反驳热辩真打的操作性相比前一代也有所提高,言刃的路径步不再是固定的方向,而是需要你自己去手动调整位置以更少的代价获得更多的时间奖励,由于这个步骤既考验反应又考验日/英语听力,所以对于我这样的动态实力不足的人士只能更偏于专注切割发言而无法一字一句的去理解他们说了啥(实际上也不用理解),最后在黄色高亮语句出现的一瞬间,按下集中力按键选择言刃斩断矛盾,这就是所谓的告诉推理吗…嘛,聊胜于无。

对立辩论的讨论争辩看似形式不错,在班级审判流程中也挺有契合感,但实际上其本身的规则束缚了它的发展,因为你只能按顺序一一指挥反驳对面,也就是说即使差一个没有辩词反驳也要重新再来一遍,这就比较令人黑线了。本身每个人的辩词之间没有什么联系性,最多后面人数降下来的时候,一个人会拥有多个辩词交替发表。此时内容却要被形式禁锢,也就是非要走完这个仪式感才会完成这个环节。虽然花的时间不多,但我一直很抵制相同内容的重复流程。况且里面的内容也都是可以分布在普通的交流对话中的,再者即反驳的方法也非常简单,从语义上的理解直接变为眼疾手快地寻找关键词,故从结果看来,这一形式出发点是好的,还可以炒热气氛,但其形式还有待改进。

第三版闪耀字谜变为灵光乍现组字ver3.0,作为老环节来说这次的闪耀字谜精简了二代的那谜之繁琐的操作,操作的性质也与集中力较为贴符。但赖于本地化的原因,这个环节一直不算是难点(大概是没把破坏神暗黑四天王加进去)。与之相应的发掘想象也是类似,作为本代的新游戏来讲还算做的不错,三消的规则可以让这个游戏的玩法更上一台阶,但是因为某些技能的存在打破了平衡,这里也不多说了,可能更适合在赌场消磨时间。

脑内兜风与上一代的逻辑深潜虽然玩法上有所不同,一个是躲避障碍物,一个要使劲撞上字块以凑足问题句意。实际游玩起来都比较无奈,从审判的节奏上来讲这像是个「中场休息」的步骤,里面的答案都是已经讨论出的结果,然而碍于小游戏形式上的规则,使得本来与所谓推理来对比更加轻松的结论整理变得繁琐不堪。把这个游戏拿到赌场去刷黑白熊币是不错,但是在这里却花费了较多的时间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感到很奇怪。

而以DRPG中boss形式登场的理论武装环节更是令人心烦(还记得被破坏神暗黑四天王所支配的恐惧吗),这是一个完全倚靠类似某某歌姬计划音游操作的环节,操作比上两代提升高了不少。嘴炮环节的内容大多是无意义的,同时也象征着审判的末声,这个环节的意义大概只能从人物塑造的角度来出发考虑,但是代价这么高、效率这么低、效果不怎么起眼的这个步骤真的有这么必要吗?好吧仁者见仁,作为一款男女受众皆有讨好的游戏来说,说不定音游玩家也是他们的服务范围。

1951a8ea323732a5e22819d71617525e
Monokuma Corleone

虽然班级审判总体来说的话可以在我的忍受范围内,但是依照这个趋势下去,后面的弹丸论破会变成什么样子、形式与内容的平衡到底谁来主导让人担忧。不过以目前看来班级审判的内部结构并没有对游戏外部的整体构成造成混乱,也只能继续期待后面的弹丸论破会带来什么样的改进了(嘘)

端上推理领域这一盘菜来看V3的话,其不过是一道契合初尝此系菜品的甜点,而作为电子游戏这种新兴媒介来说无疑是出类拔萃的。特别是在游戏性当道的时代下,融入文本与玩法的游戏表现力深度与广度普遍落后了文学等专门的领域一大截,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游戏起源与发展的时间因素,游戏受众群体的需求,游戏制作人的腹内知识水平高低与游戏制作的门槛高低的不平衡等等,我们当然会选择原谅游戏,然后享受丰富的视觉与交互带来的愉悦感。但是照这个趋势下去,又要变成给V3吹比的节奏,所以下面说一下V3做为游戏的难堪之处——

机制上的剧透。可能与播放器进度条代表故事进度有所不同,V3有着其本身一套游戏流程,老玩家依照这个理论可以推测出几个自以为是的事实,比如所有角色都可以在游戏中攻略得到胖次。那么笃信这个理论的我们就可以在第二章刨除春川作为凶手的身份,因为她是不可被攻略的。同理第三章「邪教」的兴起,上面也提到了,邪教的成员也是不可被攻略的,这就麻烦了,「邪教首领」不死这会对整个游戏的节奏包括班级审判都会带来影响(比如把把都是讨论争辩了)。更深一层次挖掘的话,我们会发现从一个精彩的故事本质来讲,主要角色的始末都会产生对故事格局有着或大或小的弧光,也就是角色认识的成长性,历来大部分活到最后角色都可以找到弧光的存在,这一作又尤其符合……这些都会潜在的为我们降低游戏的难度(虽然本来也不怎么难)。

语义上的表现。与逆转裁判不同的是,言弹的解释虽然平均比较长,但实际答案还是比较明显的,以降低推理难度为代价,细分推理步骤来贴合玩家想要表达的语义这方面,弹丸论破系列做的已经够优秀的了(虽然多多少少有些「残留」比如V3这次证明光源那里)。在班级审判中有时也会执拗于某一论点,像是我本以为案件的推理可以进入到下一步了,但其实还在这一步停留,时快时慢是给我最大的感受。而V3中虽然言弹数量每次都不少,但可复用的言弹却所剩无几,审判后期的难度也随之降了下来令人有些遗憾。说起复用的话,其实游戏的每章也都较为独立,之间的联系大多在于审判后面的总结,而对于案件起因(动机)实则为新事件,并且动机并没用复用也没有产生后续的冲突。

CG上的失误。很庆幸小松崎类的人设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水准(啊,春川真可爱),但CG更换成了大家都在诟病的smdrr,对于其本人是何水平我不想多作评价,但是我无法忍受展现出来的「照片一样的」CG出现了常识性的漏洞。比如第三章铁笼的网眼大小,分明塞不进去那么宽的镰刀啊,而那么多的镰刀又是怎么在「不那么黑暗的房间内」收起来的?还有第五章那个唯一在班级审判中新获得的特殊言弹的封面缩略图,其袖子上没有洞也与实际CG图不符,还有美术教室倒垂的蜡像与后门的距离……恭喜smdrr让北山的物理轨迹更加机械,更加匪夷所思了。

其他奇怪的地方。虽然班级审判的UI与发言的演出得到进一步提升,但其他场景的形式使我有点晕眩,包括多人对话时相机在多人之间带有运动模糊效果的过渡转换使我感到生理上的恶心(晕3D),而整体立绘布局变为死板的3栏个人觉的其演出效果还不及方根书简。多样化的小游戏给追求更准确集中V点的PC键盘用户带来不低的门槛。在3D场景自由行动时更是显的这方面的孱弱,比如当你靠近校舍场景的边缘(墙壁前的铁栏)时,相机竟然会有自动归位的趋势,比较鬼畜,这让寻找隐藏黑白熊的我失十分难受。如果说相机的案例很多人都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读档这一功能的缺陷也是很值得一提的,选择一个存档读取后游戏不会直接跳到对应游戏场景,也不会跳到对应存档的次级菜单,而是跳到了另一个奇怪的地方(特别是在游戏正片完结后在小游戏内读档),你不得不重新退回主菜单然后load game选择要读取存档来继续进行游戏,很奇怪。


下文开始都是对第一、六章的剧透,慎入。

V

ce54218f372c140505e20d1df1f48bc7

群众对杀手文化是如此的感兴趣,无论是欧美的嗜血法医还是日系的国王游戏等作品都不算冷门,以至于伦敦博物馆曾展出的一期苏格兰场犯罪档案的预售收入要高于该馆之前举办的所有付费展览。那些对于公众魅力十足的连环杀手他们是如此擅于伪装,有「布鲁克林吸血鬼」之称、喜欢在杀害Childs之前肢解他们的的Albert Fish曾被邻居评价对孩子们很友好,是个热心肠的老人,在儿童聚会上扮演小丑颇为欢迎的他在筹款活动上也广受赞誉。历史学家麦克与一些认为人们在接近的罪犯与行凶者的过程中可以毫发无损地体验到接近死亡、见证死亡的感觉,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这些潜意识中的人性黑暗面。而对于复杂的情绪所萌发的丝微犯罪冲动火焰这一点我也是感同身受,然而这些火焰都是转瞬即逝的,看着那些被现实社会规则所审判的杀手们,我们可能也会怜悯自己的黑暗面,但当人们对这些人性的背侧不再同情时,便会失去希望

当然我从bbc.com引用这些资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再来看看起源于FBI的犯罪心理画像技术,对于那些变态型罪犯的心理特侧写大概是这样的——不是为了物质利益与战术目标、只是心理上的满足,他们的动机往往是享乐、性满足、兴奋、欲望和控制欲

什么嘛,这不就是沉浸在 新枪弹辩驳V3 你我在内的玩家吗——

我们在翘首以盼的弹丸论破系列新作中享受与自己喜爱的角色对话的乐趣;我们在游戏中看着纸片人的种种可爱行为心里产生了不能言之以表的欲望;我们在班级审判中听着节奏的BGM,使用言弹兴奋地驳倒各个言论;整个审判甚至整个游戏我们是主角,扭转审判局势与推动游戏进程;心血来潮时,我们会去赌场豪赌一发,赚得1w代币换取爱情旅馆的钥匙,在游戏的第二天醒来继续回味昨晚的对话……

那么我们是罪犯吗?

「当然不是!」,那些急切在网络上宣传自己玩过第六章被婊与把对角色侮辱的愤恨转移到小高亲属的玩家们肯定会首当其冲站出来拿着自己300多块钱的游戏购买订单说道。

eaa14ec329273ad79062843a8be5a75a


回到V3中来,首先第一章更换主角这种在文学媒介中不常见的诡计给予了许多人开门杀,当然大家都是见识过r.i.p.舞园沙耶香大风大浪的人,这游戏里谁死谁活不都是常态吗?而第一章打破了「主角不会死的你只需要安然推理找出凶手最后战胜绝望」的规则,从全篇来看,V3的言主题在此刻就已经生根,后续几章推动游戏进程的动机也基本都是谎言。就在第五章我以为谎言的高潮来临时,没想到谎言还再继续——谎言的背后依然是谎言

2017年的metagame已经对V3的游戏受众来说已经算是接近正常游戏题材之一了(妄),再加上游戏之前也有很多暗示所以很多人对于结尾的形式见怪不怪。第六章中的「主谋」一边cos前两代的角色一边用TA们的语气点明到,自己能够cosTA们正是因为TA们都是虚构中的人物,此为真相一:前两部作品的角色最原所在的外部世界里时不存在与其现实的,是虚构的(嘘)

「大多数的死亡游戏,都是建立在『让别人看』的前提上啊。如果没有『让别人看的意图』,就没有必要遵守规则……甚至失去游戏的意义。」,在王马的提醒下,最原首先打算以此为突破口找出主谋的本体,同时也是在体醒着玩家真相的冰山一角。最后主谋以极其可憎的面目出现,模仿着一个又一个死去的角色道出这场自相残杀的真相其实是枪弹辩驳最新系列作品,是为了回应现实中大家的需求而制作的「终极真实虚构」。简单梳理一下便是,我们需要新的弹丸论破续作,我们需要新的十六位迥然不同的角色之间的故事,我们需要TA们自相残杀来满足推理的欲望,Team Danganronpa只是为了回应大家的期待而以,我么玩家才是这场游戏的主谋,此为真相二(嘘)

故事到这里就足够诞生许多差评了,而换个角度看,许多差评其实也是谎言。就像刚玩完第六章的我特别想给这个游戏5/5,但是碍于民粹言论我只能跟风给出4/5以凸显虚构中的不足。作壁上观的小高校长(注:以网页时光机的log来看,小高和刚的推特头像在2013年就是躺着的黑白熊形象)每次都在乐呵呵地看着许多主动止于真相前的玩家责骂,并笑称「放飞小高」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最喜欢小高了呢」的意思呢?可见,小高的这次V3是相当成功地给玩家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e0260e52e5b8b131436805ba3492cc00

以真相一为基准最原自己衍生出的结论便是希望不会并不会带来真正的happy end结局。此时的我们实际上已经与主角有所分割了,小高巧妙地继续丢出一箩筐我们在曾经在赌场刷币的小游戏来继续分割我们与主角,而是游戏流程「正常」继续下去的方法便是处于真正现实的我们理解了最原的想法,并帮助他对抗黑白熊,对抗那曾今的我们充斥的现实。就像3x比较5x需要约掉大于0的x,v3已经不重要了,我们需要去直面我们曾经做了什么,现在又做了什么——

弹丸论破系列除了两作游戏外作为一个IP也衍生出漫画、小说、手办、动画以及大量的同人等。三十多位角色在大家的创作当中活了死、死了活,以及与「看似很过分的春川喜欢百田设定」实质相同的角色厨YY本。对于推理爱好者来讲也只是关注作案的手法以及摸索出背后的真相,自己不是太喜欢的角色貌似随意死掉也没什么关系,反正都是虚构的。TA们会在各种各样的媒介中诞生,成为拟像,被随意使用。而小高现在以角色CV大放送的形式点明那个最黑暗的真相,却被双标至死,实在讽刺。

没有哪个个体单位能代表同人大潮导向性的正确与否,对于御宅文本日益轻松解构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一片「小天地」,然后以角色共识来互相寻找圈子,原创与戏仿的界限变得模糊,即使如京极夏彦与森博嗣此等新本格推理受众增加的更多也是其笔下人物的二次创作与交流,谁也不愿意去面对这个似乎「本应得当」背后的真相。「嗯,观众都生活在非常和平的世界喔。」

b67ddaa1a5df8cb07e35a6f57294eb20

游戏中摆出了又是观众弹幕、又是接收天线等等元素,费尽心思造成的角色分割感的目的正是表现出新的「希望」所在,那么大家一起死掉真的能为这些画上句号吗?非常残忍的是谎言背后的真相其实仍是谎言——这依旧是小高写的脚本结构。虽然第六章大多是作为黑白熊的替身主谋在发言,但无论如何隐藏黑白小高的存在感其事实依然是存在的,看似荒诞至极的发展但依然没有跑偏弹丸论破系列意义上的主题——绝望,即使是鼓起勇气打破那面伪善墙壁的玩家遇到的依然如此,可谓是最大最恶的绝望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投完票后,我们终于以为这场闹剧以游戏规则的彻底损坏导致的两败俱伤落下了帷幕时,小高又给我了一巴掌,我还没有拾起眼镜,便看到了这一幕——

acd478601cfdf2eac85ba339aaaed518 (1)
哦原来又是谎言

……无穷无尽的谎言队列的一角,有超高校级cosplayer的身影,也有着弹丸论破第三部正作V3所在的位置。说到底这个第六章全部是不是谎言、外面的现实世界到底是哪个世界,V3都不打算发展下去了(嘘),面对「故事一定还在继续」的真假判断我们可能也会变得畏首畏脚,但我们在这过程中获得了什么,我觉得可以书写下来。

那么我们是「罪犯」吗?

「当然不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虚构的,human of hyperreality。」

(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