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从未用过真正的 Futura

从 Best Buy 到 Forever 21 等企业都是使用 Futura 作为品牌标识字体,但是他们使用的可能不是最开始的那批 Futura。其中原因便在于 Futura 被不断的演绎和仿制,并开始沦为「最价不符实的字体」——是的,你没有从 Paul Renner 那里获得 Futura 应带来的真正价值。

虽然前几年,像BBC、宜家等知名品牌纷纷抛弃 Futura ,Futura的乐土逐渐消失,但是回顾其短暂的历史(还没到100年,年轻着呢)Futura为德国设计赢得世界的欢迎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原文标题:How Futura Became The Most Ripped-Off Typeface In History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design.com/90145765/how-futura-became-the-most-ripped-off-typeface-in-history?curator=MediaREDEF


从 Best Buy(百思买)到 Forever 21 等企业都是使用 Futura 作为品牌标识字体,但是他们使用的可能不是最开始的那批 Futura。其中原因便在于 Futura 被不断的演绎和仿制,并开始沦为「最价不符实的字体」——是的,你没有从 Paul Renner 那里获得 Futura 应带来的真正价值。

[Photo: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Photo: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因为你可能从来都没有用过真正的 Futura 字体。

相反,你使用的可能是 Futura 同时代的竞争公司在 Futura 推出不久后,所开发的仿制字体;也可能是现在市面上 Futura 数字仿制品的二次仿制品。更多的情况下只是把 Futura 简单地换个皮变为新的格式拿出来卖。即便他们在字族样式上与当年 Paul Renner 为 Bauer Type Foundry(鲍尔铸字厂)开发的 Futura 有些许差别,但其中还是有一些厂商会冠冕堂皇地套上 Futura 名字的。只有一些专业字体行业人士和爱专研细节的人才能……或者说才想区分出 Futura 的真假。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些仿制品,甚至包括一些现代杂乱交错的无衬线字体,它们都是 Futura。

事实上,单论 Futura 这个字体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其本身 typeface 了,它被拓展到从 Best Buy 到 Wes Anderson 的电影等各种使用场景,如现代无衬线设计的几何模型一样的存在,这本身就很了不起。

Bauer Type Foundry 的 Futura 仅仅是20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里,众多德国字体商以几何驱动设计(Geometric派)的无衬线字体之一。每一家德国字体商出版的字体都有着略微不同的比例、有趣的创作背景和自己独特的部分,这些都可以单独写一篇文章娓娓道来。而 Futura 是如何在这种竞争环境下得以广为流传的呢?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是好的时机。

[Photo: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Photo: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时为一战结束后,欧洲经济动荡不安。1918年到1924年期间,德国的国家马克(Reichsmark)不断贬值,商业与工业遭到重创。1924年的 Dawes Plan (道威斯计划)使8亿马克从协约国涌向德国以缓解战后欧洲整体经济,这些贷款让德国暂时结束了毁灭般的通货膨胀,并得以向英法美等国偿付战争赔款。1925年欧洲多个铸字厂组成的资本加入 Continental Type Founders Association,他们把总部设在纽约,给美国字体市场带来的巨大的活力。但 Bauer Type Foundry 却没有加入CTFA,而是于1927年自己独立在纽约开办了一间办公室。几乎没过多久,Bauer 开始销售一款新的字体以期待在美国大获成功,这就是 Futura。

在一战后美国探寻经济繁荣之路期间,只有三种包括 Futura 在内的 Geometric 无衬线字体在美销售。也只有少数公司才意识到,到1929年市场崩溃,眼前的稳定并不会持续太久。1930年美国关税保护政策则是给在美国字体市场带尚未成熟的德国铸字行业来了重重阻碍。如果 Futura 再早/晚几年发售的话,美国市场可能便不会有 Futura 的一席之地。从结果上来说,Futura 几乎占尽了后来发售的欧洲Geometric无衬线字体的先机。

然而良好的市场时机只是Futura的成功原因之一,被各厂商争相「借鉴」才是Futura 广为流传的主要原因。

在Futura发售的一年内很快便成了模仿的对象。比如,为了满足美国市场更多需求,Baltimore Type Foundry 设计出一款与Futura极为相似的字体——Airport Gothic;在 Vanity Fair 的1929年10月刊的重设计过程中,其艺术总监 Mehemed Agha 想要委托他人制造一款名为 Vogue 的字体,这款字体是Futura的定制版,和Vogue 杂志重设计风格很相似(译注:Vanity Fair于1936年被Vogue合并)。这款字体是1930年由Intertype设计的,以兼容自家公司的铸字机器,还不用缴纳多余的授权费。

左为Metro №2,右为Metro
左为Metro №2,右为Metro

Linotype 当然也不想错过这波风潮,它委托当时著名的字体设计师 W. A. Dwiggins (译注:关于 W. A. Dwiggins 可以看看我翻译的另外一篇文章)设计一款全新的无衬线体。憨实的 Dwiggins 在1929年设计出一款完全原创的字体 Metro ,基于几何规则设计但又有着人文主义的笔触。但是Metro发售还没到一年迫于商业压力使得 Dwiggins 做出改变,他得让 Metro 更像 Futura 一些——比如单层手写化的小写字母”a”和带有尖角的M、N。1930年,Metro №2发布了,很快便流行开来,这也是你能所看到流传至今的Metro版本。

1930年,芝加哥设计师 Robert Hunter Middleton 为 Ludlow 设计了一款 Futura-like 字体,Tempo。为了减弱Futura固有的几何冰冷感,Tempo的每个斜体大写字母的支线部分都会稍微弯曲一下。这种波浪般的空间节奏犹如阳光一样温暖,这是在精密的 Futura 那里感受不到的春风沐浴,这一点在手写版的Tempo(cursive capitals)中感受尤为明显。这一切让 Tempo 显得独特而又亲和。然而屈于市场压力,Ludlow 发售 Tempo 时重新采用了许多替代稿来修整它,以让Tempo长得更像 Futura。

1937年,当时 Futura 风靡程度终于让 Monotype 也坐不住了,结果就是照着 Futura 做出了 Twentieth Century。同年,Intertype也从 Bauer 那里获得了在自家铸排机产出 Futura 的许可。

1939年,Linotype意识到仅靠重设计的 Metro 是满足不了市场对 Futura-like 字体需求的。为了应对商业策略上的失误,Linotype 开发了一个名为 Spartan 的庞大字体家族,很大程度上来讲,Spartan 与 Futura 几乎没什么差别。

就这样,在 Futura 发售的十年里,每一家美国大型公司的产品目录里几乎都能见到 Futura-like 字体。

即遍 Futura 的山寨字体多如牛毛,也即便美国对进口商品增收关税,但这都没有成为Bauer 的 Futura 成为最畅销字体的绊脚石。而 Futura 的风生水起也成功引起了美国社会一部分人的反对。1939年,美国主要的印刷商、广告商和出版商开始联合抵制从纳粹德国进口的字体。他们提倡与其把这些钱「资助」纳粹政府,不如多买一点美国本土制造的字体。并以「为了避免牺牲艺术价值」为由,制定了一份美国替代品指南,字体部分替代的皆为 Futura 的山寨仿制品。此时的 Futura 已经不仅仅是那种普通被商业趋之若鹜的字体了。

1941年,美国参加二战,美德之间贸易停止。理论上来说,双边贸易的终结和反德的社会浪潮已经足够杀死 Futura 这一德意志品牌了。但 Futura 的影响实在是过于庞大,甚至美国的军事宣传海报和战争地图都用到了 Futura,亦或是 Futura 的美产山寨字体。

(译注:事实上Futura作者Paul Renner的政治立场是明确反对纳粹的。1933年纳粹执政后Paul被捕解职,后逃往瑞士。)

尽管战争期间 Bauer 的 Futura 新金属字盘无法使用,但减产的 Futura 依然是其各大竞争对手和复制品争相抄袭的对象。到了20世纪50年代,社会反德情绪逐渐平息,美德贸易往来逐渐恢复,Bauer的 Futura 重新进入美国市场。虽然历经了冷峻的战争时期,但是市场对产品、品牌的美学追求从未停止过。50年代中期,Futura 依然是美国各大品牌的主流标识,虽然在那之前美版的仿冒品独占了近十年的便宜。

时至今日这个开放的年代,新的传奇由人们继续缔造,各种设计元素被病毒式的复制传播以及用作模版。在这样的情况下,Futura 依然有数十种电子拷贝流行——过去20年内,每一家专业字体公司都拥有他们自己的授权版本:Bitstream Futura、Adobe Futura、 Paratype Futura、 Elser & Flake Futura、 Neufville Digital Futura、Berthold Futura 甚至 Monotype Futura 和 Linotype Futura。eometric无衬线 和 Futura 这个名字相连如此紧密,以至于人们只想拥有 Futura,而不是其他替代品。尽管我们现在从不同公司买到了不同的 Futura,但所有的公司因冠以Bauer商标的 “Futura” 而需要向Renner家族支付版税。后近50年里,世人所记得的唯一Futura版本可能是Github某个开源字体(Spartan)或者是Google Font上的免费字体。

虽然现代的字体设计领域里,Renner 和 Bauer 的铸排机都已经不在,但其Futura的模型却带来远超其原版字体的价值,它的设计理念是那么深远,一款自信的几何无衬线,恰到好处的灵活,把简洁的形式从复杂的无关事物中剥离开来,几何感和手工感相结合,极简的美学理念下的线条还带着一点人情味,这一些收容在它的名字里——未来(译注:法语的 Futura 之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