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 4] 流于情的设计(一)——美与丑

这种看似要对「设计」泛泛而论的标题,一开始我是不打算写的。本来这一期是想写写Spotify的配色「技巧」——大部分时候都是黑白灰度,所以绿色的使用引起了我的注意。然而这些技巧似乎并未对这个产品有多些影响,加上当时有新闻称Apple Music在美订阅用户超过Spotify,我又想了想Apple Music那种铺开大面积主题色(红色相) 的设计策略,感觉又回到了原点。

我比较反感「圈子」这个用词,这个出自《朱子语类》、从现实衍生过来的名词会在社交网络上产生不小的割裂感,圈内人、圈外人,听上去就像是内自然高于外一样,但是现在我处于互联网设计圈子里又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词语来代替它,这是作为仅仅两年的「圈内人」身处矛盾之一,之一的一小部分。

两年的工作经验其实感觉自己还是很年轻很入门。包括大学时自学以及更早的一段时间内,我想把这段期间吸收的东西凭借记忆流于文字的表现出来——是的,和标题相反,也不只是泛泛而谈。

以防万一注明一个namespace吧,以下「设计师」语境泛指UX/UI设计师。文章目前在本地写到两个title左右,发现内容有点长,故打算分开发布,假装自己很勤奋。

 

作为无知一员的起始

本来这里我写了五段来阐述我是怎样走上互联网设计这条路的,但出于小人物的难为情,暂时不想把这些都放出来,总结一下就是:受WordPress主题二次开发的流程影响,为了远离代码的诅咒而逃避到设计领域中来。我的悟性比较低,有时候总会迷失在自己都不知道正在LOSTING的状态。对于「设计」这个东西其实也没有去仔细思考里面的含义与构成。作为UX画好信息架构、低保真就好了,作为GUI设计好看就行了——当时一度这么感觉。结果就是照猫画虎,对于各种场景的考虑不充分,尺寸间距比例奇怪,配色泛滥(现在也是),说是黑历史也不过分。

现在想写的就是作为D-K低谷一员的反思,这里面充斥着矛盾。

 

美与丑

就像手握一堆VB控件也不知道怎么摆放一样,对于「用户界面」的意识不同,所产生的结果也不同。徒然「好看」是个亘古不变的目的,但首先也应该形成「好看」的概念。每个人对于「好看」的意识不同而产生的矛盾大概是最常见的情形之一。

「好看」基于大脑对视觉的评判活动并被给予一定正反馈。「Beauty gave the brains a dopamine reward.」 人对于「好看」的判断是从同类(种族),到来自外部的规范而形成,也就是来自于群体意识的影响。接触群体不同、环境不同,同时如果接受度也较低的话,那么两个人绝对会在哪个地方对于「好看」而产生不可调和的分歧。个体如此复杂更不用说你的用户群体,设计不能满足「所有人」,但是可以满足「所有」人,这是字面上大家都显而易见可以理解的。

实际上这种字面也和现实生产流程中有着矛盾,所谓成年人的说一套做一套大概如此。作为设计师却不可忘记这个——设计师应该对「好看」有着更广阔的包容度,更尖锐的敏感度——我是这么思考的。这看起来是一种很处于底层的逆来顺受思维,但受限于这个职位,在事情走向越来越远的时候,我觉得设计师有义务要把「视觉」这个话题攥住,宽广不代表没有底线。

把自己的审美度浸泡到大众中的捷径就是勤于观察和总结「设计趋势」,此时的设计师是效率地满足大众设计机器。大多数设计师包括我听到机器这个形容其实很不舒服,社会在歧视着没有独立意见的人,但职位层级上的东西让人无可奈何。很多对于设计有追求但又不精于思考「好看」本身意味的圈外人,常常会拿对照的形式来「调教」设计师,此时设计师还是个体的话未免也太可怜了。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IPhone X顶部「刘海」的出现,我在网上观察到很多人对此抱怨丑到不能自已,但是像是dribbble这种设计圈子内却从没有这样的言论,大家拿上新的mockup用的乐此不疲,我在观看WWDC2017的第一反应也是「相当惊艳」,也有点无法理解到底丑在哪里。「无法理解」这种事情挺可怕的,不感同身受各种各式的「丑」,就无法覆盖更广群众的「美」。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不过这么说还是太自大了。

审美的低门槛导致大多数互联网设计没有「同行评审」,这里所说的「同行」并不是与你工作于同一个项目的同事,而是外界声音中的有过类似经验/经历的设计同行。墙头草一样的群众言论是靠不住的,同行给予你的评价也有一定未能得知你的意图的风险。这也是TDC奖的意义之一,评委都是资深设计从业者,你懂我我懂你,虽然时不时也会有凡人无法理解的作品冒出,比如这幅2015年赢得Grand Prix的作品——

DraggedImage.1f1ec9b13a5645c5a7d2dee1f0d4b157

这就像给某部电影、某个游戏打分,8.7/10什么的只是个体看法,那么为了评定这个分数的意义还要去观察这个人的审美习惯,来看看这个人为什么回打出这种分数,更严谨一点的则需要观察这个人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教育环境,接触周边的人的素质习性以及周边人的成长环境……无穷无尽的观察导致了这一些都无限趋近于无意义。「这个XX真美」、「这个XX真丑」,如不能给予出对应的想法原因的话,我的处理方式一般都是无视。

拘泥于美丑是最无聊而又不得不去执行的事情。我们既不能拿「之前我觉得《格尔尼卡》很畸形很丑,过段时间我觉的其构图、光影、基调与细节都很意思值得学习」为理由,也不能拿「对这版设计评价美丑比例为2:8的话,你要是觉得丑你可能就是其中的2」为理由……而说到底,美与丑的取向更像是「平均值」,而不是「瞬时值」。在评判的对象美与丑的形成之前,会涉及很多外界因素例如来自品牌的设计语言、设计对象的模块化、以开发可行性的让步、减少过多设计元素的重心阻碍等等等。而评判这一生产流程需要相当苛刻的条件与细致的共情思考(别移情!)。所以大部分时间对于graph criticism我觉得不必去「不解风情」地去深究对错,他们(或许)也很有压力。

tbc

[B·G – 4] 流于情的设计(一)——美与丑”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