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的秘密》摘录(二)

前篇链接

本篇主要是于15、16世纪的炼金术黄金时代相关内容。

. . .

圣多玛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指出,被称为汞和硫的排出物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地下的金属。座右铭读作:「如同大自然由硫和汞产生了金属,技艺也是如此。」

. . .

…… 最伟大的裸眼天文学家第谷·布拉赫(Tycho Brahe)——他在丹麦的城堡天文台「天堡」(Uraniborg)中有一个化学[炼金术]实验室——把化学[炼金术]称为「地界天文学」(terrestrial astronomy)或「下界天文学」(astronomy below)。「上界天文学」与「下界天文学」之间的这种关系与《翠玉录》中所说的「上者来自下界,下者来自上界」相呼应,这简洁地表达了现代早期的人所理解的自然的相互联系。

. . .

  • 金 太阳 ☉
  • 银 月亮 ☽
  • 铜 金星 ♀
  • 铁 火星 ♂
  • 锡 木星 ♃
  • 铅 土星 ♄
  • 汞 水星 ☿

. . .

因此,波义尔把殊剂(particularia)的低嬗变效力视为一种美德,因为「这些较为低贱的殊剂要想带来利益,需要很多人、材料和仪器,这将使许多穷人有工作可做,从而救济许多人,至少是帮助他们维持自己及其贫困的家庭。」

. . .

还要一些溶剂通过仅仅溶解金属的一个组成而不是整个金属来产生「改性金属」(modified metals)——不同于任何天然金属的奇怪金属物质。以这种方式,一些制金者努力从金中提取一种含有所有金属典型颜色的「染色剂」,留下一种异常的白色金属。化学家[炼金术士]认为这种染色剂是与金分开的硫,有时被称为「金的『灵魂』」(anima auri)。然后他们用这种染色剂将白色金属「染」成金。有些人认为这种材料就是那种渴望得到的金液(potable gold),一种据说由金制成的功能强大的药液(也许是一种万灵药)。

. . .

…… 比如化学家[炼金术士]乔治·斯塔基(George Starkey)在17世纪50年代所作的「固银」(luna fixa)。固银据说是一种有着银色外观的白色金属,但显示出金的所有其他特性——密度大、熔点高、耐硝酸腐蚀等。…… 这些金匠还从斯塔基那里购买了一些这种奇怪的金属,价格是40先令一盎司,是当时银价的8倍还多。

. . .

…… 对现在早期化学[炼金术]手稿的任何普查中通常都会发现,各种配方和过程的汇编占据着主导地位。现代早期学术文本的作者们大都是化学~[~炼金术~]~配方的收藏者和交易者。他们是交流化学[炼金术]的信息、结果、方法和思想的重要途径。

. . .

于是,古代的希波拉克底学派关于治疗术的说法也适用于炼金术:「生命短暂而艺无穷。」(Ars longa, vita brevis

. . .

除了用文本和炉子勤奋地实践工作,许多(也许是大多数)化学家[炼金术士]作者都建议把祈祷作为一种获取知识的技巧。这项建议对于许多现代早期欧洲任何一个从事艰苦或重要努力的人来说都是很自然的。海因里希·昆拉特(Heinrich Khunrath)不仅主张祈祷,还主张分步骤地联系天使,引出启示性的梦。

. . .

把排泄物用作初始材料源于一则古代格言,即哲人石的材料「价格低廉,无处不在」,「脚下即是」。早在14世纪,鲁庇西萨的约翰就曾强烈批评过那些把这则格言解释为意指排泄物的人:「哲人石的物质价格低廉,无处不在……许多粗俗的人(bestiales)不理解哲学家们的意思,径直在粪便中寻求它。」

. . .

早期的《哲学家的玫瑰花园》描述了由两种东西组成的二元混合物,这两种东西在不同的情况下被称为「国王和王后」、「太阳和月亮」或「伽布里蒂乌斯和贝亚」。当哲人石的成分没有被人格化时,汞和硫是最常用的术语,有时为了说明是特殊术语(也就是说,即非该名称所指的那种常见物质,亦菲金属的成分),它们会被称为哲学汞和哲学硫。这种双重成分的初始材料有时被称为「rebis」,它源自用来表示「双物」的拉丁语。

. . .

所制备(哲人石)的物质或混合物被置于一个瓶身为卵形的长颈玻璃容器中,由于其腹部的大小或形状,也因其功能在于「分娩」(再次让人想起生殖隐喻)哲人石,它常被称为「哲学蛋」(ovum philosophicum)。

. . .

然后制金者将长颈瓶的颈部密封,以防物质挥发。这种对容器的密闭通常是将瓶颈两侧熔在一起,被称为「赫尔墨斯的密封」(seal of Hermes),……

. . .

据说,新制的哲人石能使大约十倍于其自身的重量的贱金属发生嬗变,但增殖过程可以大大增加这一比例。通过将哲人石重新溶解在哲学汞中,并通过黑-白-红三色对它进行重新吸收,据说可以增加十倍的效力。

. . .

植物是如何将从大地吸收的水分转化成植物中的种种物质,再将这些物质组织成叶、花、茎、果的复杂结构的呢?植物内部必定有某种本原能将这些转化引向其固有目标,既作为蓝图,又充当实现必要转化的机制。现代早期的思想家将这些进行组织的本原称为「种子」(拉丁文 semina),……

. . .

帕拉塞尔苏斯远远不是一个条理清晰的作者,甚至有一位同时声称,其所有论著都是喝醉时口授的,而且他很少有作品是在生前出版的,所以他的直接影响并不很大,而且局限于本地。但在16世纪下半叶,帕拉塞尔苏斯去世后,亚当·冯·博登施坦(Adam von Bodenstein)、米沙埃尔·托克斯特(Michael Toxites)、格拉德·多恩(Gerard Dorn)、约瑟夫·迪歇纳(Joseph Du Chesne 或称 Quercetanus)等追随者收集和编辑了他的手稿,组织、编纂和重新加工了他那些常常混乱好互相矛盾的说法。正式通过他们的工作,帕拉塞尔苏斯才在整个欧洲广为传播。

. . .

在许多人心中,帕拉塞尔苏斯成了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反权威偶像,对科学、医学、政治、神学等领域予以思想和文化上的藐视。这种态度与新教改革和科学革命的态度非常一致,这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帕拉塞尔苏斯的形象比他的具体思想更为流行。

. . .

…… 《论事物的本性》(On the Nature of Things)作者声称,若将人的精液密封在一个瓶子里,用文火使其腐败变质,那么40天之后它就会开始移动产生出一种人形生物。用化学[炼金术]制备的人血喂养它40周,这种生命形态就会发育成侏儒(homunculus,源自表示「矮人」的拉丁词)。

. . .

作为对比,同一文本声称,如取经血而非精液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处理,那么最后产生的就不是侏儒而是蛇怪——一种有毒的可怕怪物,凭目光就能杀死人。

. . .

瓦伦丁(巴西尔·瓦伦丁 Basil Valentine)首先描述了一种「锑玻璃」(vitrum antimony)——一种玻璃状的物质,通常(危险地)用于催吐。他用醋提取这种玻璃,得到一种红色液体,将液体蒸发成一种黏性的残余物,然后用酒精提取残留物,得到一种甜的红油。这种油据说就是锑的硫,它不再是催吐药或泻药,因为所有毒性都已经分离了。

. . .

《十二把钥匙》例证了制备哲人石的一条主要路径,被称为「湿法」(via humida),因为它运用了水性溶剂——这里是斗士的酸性水。

. . .

乔治·斯塔基(George Starkey)的工作属于一个名叫「汞派」(mercurialist)的制金学派。对于汞派来说,实现哲人石的关键是通过一种提纯和「赋予灵魂」(animation)的过程,由普通的汞制备出一种哲学汞。

. . .

15世纪上半叶的汞派让·科莱松(Jean Collesson)写道,哲学汞的价值在于它能「使金像植物一样生长和发芽」。他向读者保证,如果一种制备出来的汞不能使金「明显生长」,那它就不是真正的哲人汞。

. . .

《逃离的阿塔兰忒》(Atalanta fugiens)代表着米沙埃尔·迈尔将制金与更广的思想领域和人文领域联系起来的努力,它应被视为16世纪更广的人文主义寓意传统的一部分。

. . .

作为一位人文主义诗人和彼得拉克(Petrarch)的崇拜者,乔万尼·奥雷里奥·奥古雷罗(Giovanni Aurelio Augurello)于1515年出版了一篇名为《制金》(Chrysopoeia)的长诗。这首诗模仿了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农事诗》(Georgics)的风格,维吉尔用优雅的拉丁语诗句装点了耕作,奥古雷罗也用古典语言、文学风格和学术典故装点了炼金术。奥古雷罗将自己的作品献给了教皇利奥十世,教皇本人是一位著名的人文主义者,据说(没什么证据)曾送给诗人一个空的钱袋作为酬劳,暗示奥古雷罗(鉴于对制金的了解)可以亲自装满它。

. . .

事实上,化学家[炼金术士]成了16,17世纪荷兰艺术中的常见角色。荷兰和弗莱芒的艺术家们描绘化学家[炼金术士]的画作有数千幅之多。虽然许多这样的绘画精确描绘了用玻璃、金属、陶瓷和石头制成的设备,但他们并不旨在逼真地呈现。其主要目的是提供——往往是不太直接的——道德教训,观者必须费一番心思才能领会,这与同时代的寓意画不无类似。

. . .

本·琼森(Ben Jonson)的《宫廷炼金术士所证实的汞》(Mercury Vindicated from the Alchemists at Court)大量借鉴了波兰化学家[炼金术士]米沙埃尔·森蒂弗吉乌斯在当时的一部著作,《炼金术士》表明琼森对相关术语和表达极为熟悉,即使在它们被嘲弄时。

. . .

在威廉·康格里夫(William Congreve)的《老光棍》(The Old Batchelor)中,一个人被怂恿向另一个人勒索钱财,得到的建议是「汤姆,用一点化学[炼金术]就可以从泥土中提取黄金」。「请相信我,」他的同伴回应道,「我和化学家[炼金术士]一样穷,也一样勤劳」,从而将当时的风俗画中贫穷与勤劳的对比主题再次结合起来。

. . .

在法国,亨利四世的宫廷兴奋地谈论着新帕拉塞尔苏斯主义医学的倡导者,后者认为他们的新疗法和他们的君主乃是新时代的标志。

. . .

其次,「神的恩赐」(donum dei)实际上是一个专业用语,被用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讨论知识地位的神学和法律文献中。圣托马斯·阿奎那(以及其他人)断言,所有知识实际上都是一种神的恩赐。此话是在暗指一条既定的法律准则,即「知识是神的恩赐,所以不能售卖」(scientia donum dei est, unde vendi non potest)。

. . .

END

《炼金术的秘密》摘录(二)》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